暂无图片
暂无图片
1
暂无图片
暂无图片
暂无图片

盘点那些年被甲骨文前CEO埃里森炮轰过的厂商

月儿 2019-09-20
3366

埃里森炮轰Uber、WeWork

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Uber、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北京时间9月20日消息,甲骨文公司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在(Larry Ellison)他位于旧金山“太平洋高地”住宅区的家中举行了一场活动,在活动中埃里森表示, 网约车公司Uber和众创空间WeWork“几乎一文不值”。Uber自从今年上市后股价表现惨淡。WeWork母公司也已经推迟了首次公开招股(IPO)计划,据称准备把寻求的IPO估值至少降低一半。

拉里森辩称,尽管Uber融资以争夺对手Lyft的市场份额,但是他们得到的业务无法保证始终据为己有。他指出,Uber没有自己的汽车,也无法控制司机,“他们的应用可能就连我的猫也能写出来”。

他认为,在顾客不会与公司站在一起的情况下,砸钱争夺市场份额就是“愚蠢的”。“他们一无所有,”埃里森称,“没技术,没顾客忠诚度。

WeWork声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这让拉里森感到可笑。“WeWork从我这租了一座大楼,然后拆分,对外出租,”埃里森称,“他们说,‘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想得到科技公司才有的市盈率’。真奇怪。”



甲骨文与亚马逊之间的江湖恩怨

埃里森称,“在数据库技术上,亚马逊比我们落后至少10年”


v2-7896f2a73bfee06e5610af951378a4aa_r.jpg


在旧金山举办的2016年甲骨文全球大会上,甲骨文董事会主席、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主题演讲中直接炮轰亚马逊。

亚马逊AWS是拉里·埃里森提到最多的名字,他在演讲中花费大量笔墨阐述了甲骨文和亚马逊云服务的性能和价格对比,并认为前者具有巨大优势。埃里森称AWS为代表的竞争对手云服务为“第一代云”,而甲骨文的云服务在架构更为领先,因此是第二代云,在架构上更为重视安全性和自动化性能,以应对更为频繁和智能化的网络攻击。

这位亿万富翁还将甲骨文“第二代云”与“星球大战计划”类比,并承诺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来监控云基础设施。埃里森表示,也许甲骨文第二代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发布的自治数据库。

对于甲骨文的强项数据库,拉里·埃里森着重强调了其自治数据库的领先优势,具体包括:无需相关人力介入,即可在数据库运行的情况下实现自动升级、安全、更新、维护数据库与自行调整计算和存储资源。由于不会出现人为错误,也无需人工进行性能测试。因此可以减少人力失误以及实现更高效配置。

他表示甲骨文的数据库“完全自治”,而亚马逊的数据库产品则是“半自主的”。“半自主数据库就像半自动驾驶汽车一样。”埃里森说,“你进去开的时候,你就惨了,最后必死无疑。”

埃里森还称,“在数据库技术上,亚马逊比我们落后至少10年”。

 

亚马逊(AWS)CEO 嘲讽甲骨文:没有新公司会用Oracle


v2-0f5d46a22f47bb6a54cc6b0cba07a8fe_b.jpg


亚马逊(AWS)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在亚马逊西雅图总部接受国外媒体专访时,不仅谈到了数据库作为云竞争的一个纽带,还谈到了AWS将如何击败甲骨文,并毫不掩饰的嘲讽竞争对手甲骨文,称没有新公司会用Oracle。

亚马逊AWS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在AWS re:Invent大会上,对甲骨文进行了猛烈抨击,引用了拉里·埃里森的照片,并嘲笑他“缺乏说服力的解释和言过其实的说辞”



甲骨文的死敌——Salesforce

埃里森用最激烈的言辞攻击, 小心假云!Salesforce 就是假云!


1999 年, Salesforce 喊出「终结软件」的口号,剑指甲骨文和微软,由此,甲骨文与Salesforce 两家的梁子结下。

在2011 年甲骨文的 OOW 大会上,拉里·埃里森 (Larry Ellison) 用最激烈的言辞攻击Salesforce :小心假云!Salesforce 就是假云!它不是基于行业标准的。你可以入住 Salesforce 的云里,但你搬不出来。这个就叫做假云。

拉里·埃里森 (Larry Ellison) 表示:甲骨文的云计算服务无法与 Salesforce 兼容,因为后者采用了 APEX 等定制的编程语言以及专有技术。他还对 Salesforce 的方式提出了批评,认为这是一种封闭的思维方式,就像「蟑螂屋一样」只能进,不能出。

当云计算市场风起云涌之时,甲骨文意识到自已在云端布局的缓慢。甲骨文改变了态度,希望通过并购 Salesforce 来完成对于云端市场的短板。但显然 440 亿美金并没有打动 Salesforce 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的心,为此他表示甲骨文针对 Salesforce 收购除了钱意义不大,该交易并不会对甲骨文的业务转变产生实质性影响。因为甲骨文落后同行太多。

可能也正是因为被 Salesforce 无情拒绝,惹怒了甲骨文,并警告了 Salesforce,没有你们甲骨文一样可以改变云端市场格局 。Saleforce,等着瞧吧!我们的距离在拉近。我们正在追上他们,而且我们跑得更快。


AWS CEO炮轰Oracle和SQL Server

AWS是运行在公共云上的Windows工作负载的领导者


Jassy把微软公司的SQL Server列入了攻击目标,在多个不同场合下炮轰Oracle和SQL Server是令人厌倦的老旧数据库,企业正在“寻求逃离” Oracle和SQL Server。

事实上,有很多企业正转向AWS的数据库产品。Verizon将AWS指定为首选的公共云提供商,并将亚马逊Aurora列为这一转变的关键原因。不过,AWS在数据库方面的野心显然并不仅限于此。


企业微信截图_15689677609667.png


在AWS re:Invent 2018合作伙伴大会上,Jassy就表示,企业正在“寻求逃离”甲骨文公司的Oracle数据库和微软公司的SQL Server数据库,并将转移到AWS Aurora。 

Jassy说:“人们已经厌倦了那些灵活性较低、成本高、锁定度高的老旧数据库提供商,” 他呼吁AWS合作伙伴为客户数据迁移到Aurora提供帮助。

Jassy说,对SQL Server和Oracle的挑战,是对关系数据库主导地位重大转变的一部分。因为,将关系数据库用于工作负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艘船已经起航。取而代之的是,用户针对特定的工作负载需求采用专门的数据库。对于毫秒延迟,AWS提供了DynamoDB,有些公司需要内存数据库,AWS提供了ElastiCache。图数据库能为非常大的数据集提供支持, AWS提供Neptune图数据库。

而Jassy在接受国外媒体福布斯采访时也并未避讳,同样表示,"我们还没有遇到一家企业客户是不想逃离Oracle和SQL Server的。客户只是不想在不需要的情况下多花钱。我们的Aurora为这些客户提供了一种选择,它的性能和可用性与商业级数据库一样,成本却只有后者的十分之一”。



甲骨文CEO炮轰谷歌CEO拉里·佩奇“绝对邪恶”

埃里森表示:“我认为他们所做的,称得上绝对的邪恶。”


一向直言不讳的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再将炮口对准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称后者的行为算得上“绝对的邪恶”(absolutely evil),并指责谷歌公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强行使用了甲骨文的产品。

“我们认为他们盗取了我们的东西,那是非常错误的。”埃里森接受采访时表示。

当主持人问及是否觉得谷歌CEO佩奇称得上“邪恶”时,埃里森表示:“我认为他们所做的,称得上绝对的邪恶。”

而谷歌一直以“不作恶”为公司座右铭,拒绝就埃里森的评论作出回复。

埃里森再一次就谷歌非法使用甲骨文Java语言开发Android的行为提出指责。“在最后一刻,你按下按钮,然后说:‘将这个转换成Android格式’。”埃里森指出。



亦敌亦友的SAP与甲骨文

关系一波三折:从合作伙伴到关系破裂再到重新投入甲骨文的怀抱


SAP 一直采用甲骨文的数据库,所以SAP 和甲骨文是合作伙伴关系。不过这样的关系在 SAP 发布 HANA 内存数据库的时候被彻底打破。

2010 年 SAP 以 58 亿美金收购 Sysbase 不久,推出号称世界上最快的内存数据库 HANA, 试图在技术端实现弯道超车,摆脱对于甲骨文数据库的依赖。甚至夸下海口,誓把甲骨文从 SAP 的产品家族体系中剔除,而这也触动了甲骨文的利益,毕竟数据库是甲骨文的核心业务之一。两家恩怨从此展开。 

在 2013 年旧金山举行的 OOW 大会上,甲骨文总裁拉里埃里森表示:甲骨文找到了对付 SAP HANA 的新武器。称其数据库性能可以提升百倍,并且甲骨文 12c 的数据库完全可以代替 SAP 的 HANA 内存数据库。 

SAP 对于甲骨文的挑衅相当不满,随后租用了五架直升飞机在甲骨文的会场上空盘,并在空中打出 HANA 的字样予以还击,这种示威也向全球证明:SAP HANA 有能力将甲骨文打回太平洋,至少在 SAP 的用户群中让甲骨文永远消失。 

可就在 SAP 实施脱离 Oracle 计划不久,在 2016 年 3 月 31 日 SAP 结束了与甲骨文多年的冷战关系,又重新投入了甲骨文的怀抱,单方面宣布测试甲骨文数据库 12c,从这一点也证明 HANA 数据库并没有实现之前的战略目标, 将甲骨文打回太平洋。



甲骨文与微软的恩恩怨怨

21世纪初:一场没有硝烟的数据库战争


甲骨文是从帮助IBM大型主机建立软件而开始起家的,微软则是从帮助IBM个人电脑做软件而走上巨人宝座的。当时,甲骨文瞄准的是大型主机,而微软着眼的是个人电脑。

甲骨文的软件应用开始逐步往个人电脑方面扩展。为了应对甲骨文的挑战,微软大军压境,努力将Windows NT扩展到更大的大型机器上面。软件巨人微软开始向甲骨文发难。

80年代末期微软从甲骨文的竞争对手Sybase手里,买到了数据库软件技术(SQLServer),开始了挑战甲骨文数据库的征程。这场没有硝烟战争的掀开了序幕。

微软推出廉价的SQLServer之后,破坏了以前的价格平衡,低价位冲击市场,赢得更多用户。但是微软对甲骨文的最大威胁,在于数据库与操作系统的整合。Windows NT与SQLServer合而为一的产品,则是对甲骨文加倍的威胁。

埃里森很快地调整了自己的步伐,并且选择了新的反击路线——集应用软件之大成的电子商务套件。

在著名的蓝色巨人参战中,埃里森一直敦促工程师们开发兼容互联网的新软件。使得甲骨文的销售收入有了飞速的提高。

埃里森说:“我们有机会超过微软成为最大的软件公司。如果我在三年前说这句话,肯定得挨针镇静剂再给锁起来,但现在我们是互联网公司,而他们不是。

埃里森曾经两次接受“今日美国”的采访时表示:“甲骨文是互联网上第一流的软件服务商。”“微软最新的互联网计划‘微软网络’(Microsoft.Net)是‘微软还不是’(Microsoft Not Yet)。”


微软与甲骨文如今的关系

企业微信截图_15689701049804.png


2019年7月初,微软和甲骨文宣布他们正在建立云互操作性合作伙伴关系,使客户能够跨Microsoft Azure和Oracle Cloud迁移和运行任务关键型企业工作负载。两家公司表示,这意味着企业将能够将Azure服务(如Analytics和AI)无缝连接到Oracle云服务,如自治数据库。

最后修改时间:2019-09-22 20:51:32
「喜欢这篇文章,您的关注和赞赏是给作者最好的鼓励」
关注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为墨天轮用户原创内容,转载时必须标注文章的来源(墨天轮),文章链接,文章作者等基本信息,否则作者和墨天轮有权追究责任。如果您发现墨天轮中有涉嫌抄袭或者侵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contact@modb.pro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墨天轮将立刻删除相关内容。

评论